来自 体育资讯 2019-10-15 03: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威尼斯人体育在线 > 体育资讯 > 正文

黄光裕往事反思录

  前言:近日,一则未证实的“黄光裕出狱”传言,使得相关股票大涨。黄光裕的“影响力”之大不仅如此,甚至屡有消息称黄光裕在狱中仍“遥控”国美。若传闻为真,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重出江湖”后的商业运作能力仍不容小觑。在这里稍微回忆一下当年黄光裕事件及自己问学生与自己的一些问题,包括所历、所思和所想。

  黄光裕,国美电器创始人,2003年、2004年和2008年问鼎胡润百富榜的大陆首富,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以身价460亿排名第一。最后自以为独掌乾坤因内幕交易行贿罪,被判14年有期徒刑,最终沦为阶下囚,这就是国美黄光裕的前半生。差不多是2009年的事,我那时候还是在学校里教管理学和市场营销,自然会让学生一起思考整个事件。

  第一个思考的问题:家族企业如何治理?那时候媒体宣传的是陈晓不仗义,趁机抢权,怎么做好职业经理人,管好职业经理人的事。 这可能是在学校及被新闻引诱了有关,其实这个问题在整体事件中,没那么重要,虽然那时候报道很多。反正那时候对黄光裕同情的很多,对陈晓破口大骂的很多。基本上这个问题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也没啥个定论,就跟学生们扯扯可能的应对方法,就是了。

  不过这个陈晓事件,对有些民营企业影响还是很大的,因为后来我跟我们院长去一个民营企业做项目的时候,人家谈起对职业经理人的态度的时候,就先问职业经理人跳槽过几次,如果跳很多就坚决不要,对职业经理人呀抱着深深的结缔,深怕他们影响家族企业。说实在的家族企业如何才能治理好,仍然是一个解不开的迷。我知道很多成功的家族企业,都是到一定阶段以后,把家族内的人员,把老功臣请出去企业,然后进入专业的管理人才的。但这样做又有点不近人情,总有点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的感觉。后来在投资过程中碰到周黑鸭的老总周富裕,连基本的扩张问题就很难解决,就越来越觉得赵匡胤的做法有道理了,不能让家族内很多的人员存在,应该要引入职业管理团队,解决一些根本问题。

  第二个问题:国美与苏宁谁会胜出?这个问题我以前问过学生的。在黄出事之前,国美走的路线更多的是兼并与收购,像上面的陈晓就是兼并收购回来的。而苏宁走的路线是主要是自己开店。从财务数据上看呀,苏宁的roe比国美的要好,我记得国美大约10%附近,而苏宁大约20%附近。但那时候都算发展很快,不知道谁会胜出。

  当然后来明白知道,当与苏宁以死相搏的时候,却去分散资源搞股票,还搞得自己坐牢。太不该了,算是不知轻重。后来看到福耀玻璃的曹德旺挥剑斩掉其他业务,聚焦在汽车玻璃行业,感觉实在太帅了。

  不过我觉得roe也是一个示警器,两个差不多企业在竞争的时候,都在告诉成长,高roe的企业应该比低roe的企业更强。投资的时候应该选择高roe的。我虽然不反对在一定时候兼并,但如果一直兼并,未必是好事情。比如现在有医药连锁企业一心堂,它因为很多兼并搞了很多商誉,roe也不是特别高,我是看它比不上益丰药房的。所以这些都可以给我们启示。

  在黄光裕出事前,分不清谁胜是正常的,但出事以后,大家的意见都一边倒,就是苏宁会胜出,事实也是,我估计那时候苏宁应该在笑呵呵国美出事吧。最大的对手没有了。

  第三个问题:对苏宁与国美的未来怎么看?国美边缘化,那是肯定的,苏宁那时候普遍的意见就是渠道再下沉,再占很多国美的地盘。未来一片向好。那时候也知道有京东,但京东那时候很小,也有淘宝,但好像苏宁的财务数据不太受影响。再加上京东没上市,听说都在亏钱,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后来事实告诉我们,财务数据没有那么高的可预测性。苏宁被天猫和京东打得不要不要的,根本没招架之力。这个事件其实影响我很多,就是怎么看待新一代的渠道取代旧一代的渠道。就好像那时候巴菲特觉得报纸还是挺有前途一样,错得一塌糊涂。低估了替代的力量。所以后来分析企业的时候,我就特别关注新品类取代旧的品类,最核心的要素是什么?像家电渠道,便宜,这很重要,足足这一点,就能够搞死老的品类。单点突破的分析方法,需要有,不然容易糊里糊涂。

  还有就是京东要自己建设快递、自己卖书扩向其他品类等等,当年都看不懂。也没有详细研究亚马逊,这是很严重的错误。后来理论看得多了以后,我知道了,在一个新生品类开始的时候,应该是基本上自己做才行,因为与人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甚至没什么人可以合作,而且要尽量扩有有想象力的品类才行。只有在这样综合性的网络零售渠道被占据的时候,才可以想着用专业化的零售打败综合性的零售。而不是直接跳过去了综合性的零售直接到专业化零售。

  所以后来才明白,其实像亚马逊、京东那时候也应该搞自己的支付。如果做了,可能格局就很不一样了。当然他们那时候未必有自己的人才。以上的认识,对我研究企业帮助很大。我就能明白为什么intel一开始是一体化的综合性企业,而不是像高通一样专业的芯片设计公司。也明白了为什么医药企业一开始发展应该跟恒瑞一样,而不是专门搞设计的。到现在产业链都成熟的时候,需要类似于药明康德、昭衍新药等等企业出来。但一开始他们是出不来的。

  我又观察到有些行业,本应该互联网替代的,比如银行保险,但没有发生,而是互联网仅仅被当成工具征用了。一直解释不了为什么?因为与上面的解释不统一呀,后来才想明白是因为这两个行业呀高度管制,根本无法自由创新。即使有工具了以后,也是被内化到原有体制里。从此度制度的理解与分析,也成为了我思考的范围。

  第四个问题:媒体与贝恩资本怎么想的?其他我不知道,那时候媒体与贝恩资本都局限在眼前,怎么看国美的利益分配。从来没有看到他们怎么思考国美 的未来,甚至家电零售的未来。媒体算了,贝恩资本也是这样的德行,说明呀,思考未来的人很少很少,如果真思考了,可能就不愿意去趟这趟浑水。一个是竞争不过苏宁,一个是竞争不过京东,因为贝恩资本至少也看过美国亚马逊的做法呀,比我做法认识深刻。这让我现在深深认识到,太过于看中眼前的投资者和管理层,都不是优秀的投资者与管理层,投资与管理都需要思考未来,那关乎收益与生存的问题。

  据我知道贝恩资本在国美事件中没有什么大的收获,浪费了很多年。对我们自己开始做私募管理人来说,算是一个很大的经验与教训。我们当然要研究历史、研究现在,也要关注未来。为未来而牺牲一部分现在,我觉得这样的人才是最牛的。在这一点上,像分众的江南春现在再周期低迷的时候扩张,导致财务数据不好,这都不是大问题,反而可能因此出现好机会。因为可以加强优势,而不是让优势丧失。

  在这个问题中,也让我学到,任何企业都不能够自大,就好像苏宁如日中天的时候,根本看不起线上的零售。但后来想追,都没有机会了。虽然现在苏宁好像还在,在我感觉已经跟死了差不多的,就是那时候最辉煌的时候开始慢慢死的。这也告诉我们对新事物一定要有很强的警惕,也不要不喜欢就不做了,做企业一样,做投资也一样,不要说你不喜欢高科技企业,不懂医药企业,都完全放弃了,先尝试着看看,可能看得懂呢?对吧。

  第五个问题:黄光裕出来以后还能闹出什么事吗?这个问题比较应现在的景。因为他马上出来了嘛,我觉得在原有的家电领域,无论他多么强,都基本上没机会了。不知道他能否找到其他机会,但估计是很难再做首富。黄光裕可能个人能力很强,但再强的人,没有品类机会,没有品类给予的窗口期,也是一事无成的。

  对于现在中关村什么的企业,因为黄光裕快出来,被炒作一下,无非是历史长河中的小雨点而已,可能连个浪花也不算。这种机会没必要去把握,把握了是有毒的。

  管理层个人能力再强,没有时代的机会,也就是一个一般人。很难有人逃脱这个命运。我们去理解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也一样,别把他们相成超人,把他们想成我们一样差不多的一般人,然后他们抓住了一个机会。这样更好点。而不是其一定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可能有,但未必是最核心的。仅仅看管理层投资是不靠谱的。

  第六个问题:对苏宁、京东和亚马逊等企业的估值怎么理解。这个问题不是问学生的,是我自己一直思考的问题。比如以前苏宁是4pb,20pe,roe是20%附近的时候敢买吗?可能很多人不敢,但这差不多是过去苏宁好的时候最低的估值了。但后来苏宁1pb 敢买吗?pe是很高甚至负数了,roe到个位数了。京东和亚马逊都是利润负数的再怎么估计呢?

  我那时候摸索到 roe 与pb pe是有关的,这是一点,但不能解释京东与亚马逊的估值,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亚马逊类似的企业是特例,直接放弃好了,你看巴菲特都不买。虽然roe与pb、pe有关很有用,但还是不能统一几个估值的方法,有点难受。

  第二点是,我自从有了品类以后,对品类生命周期和企业生命周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既要理解品类本身的生命周期,也要理解企业的生命周期,企业的生命周期在于抓住品类的生命周期。没有抓住品类生命周期的企业应该估值很低,甚至不要看他们。 对于抓住品类生命周期的企业,不同的品类阶段,又适合不同的估值方法。比如一开始可能更关注营收的增长,pb pe只能是品类跨过鸿沟以后,到成熟期之间适合。还有在估值的时候,我们需要对企业可能的营收呀,毛利、净利、和自由现金流之间有一个判断,需要会折现,才能够把他们的估值方法统一起来。这些都需要我们有很好定性的理解,才能有很好的估值数据。没定性就没定量,就没法估值。

  至于我估值的时候发展到对资产负债表进行按营业资产、经营负债、金融资产、金融负债和所有者权益这样重新调整,对利润表对研发支出费用化根消费品企业营销支出费用化,进行调整。解决了有些高pb 高pe 高roe估值的事。这以后才敢买那些可能类似于消费品企业,高科技企业、医药企业功不可没。

  后来看到一个叫达摩达兰的人写的《估值》和《故事与估值》很有种惺惺惜惺惺的感觉,原来他想的是跟我类似的,同时感觉我对品类与企业发展周期的理解更加深刻,理论上呀有可能比他更好地能估值,总是很开心的。

  还有一点,大学里很多教管理类专业的老师,好像都不懂分析企业财务报表的,也不看企业财务报表的,然后拿案例来说。总给我的感觉是不够专业。当然也让我一直养成了收集企业历史财务报表、招股说明书的习惯,至今仍然对用于投资十分有益。我估计现在很多做投资的,连苏宁、茅台当年的招股说明书,都没看过吧,其实应该要看看的。

  其实还有不少东西可以回忆,我当然不是回忆黄光裕本身,但这个事件过程中,我觉得自己问问题的能力,及后面慢慢解决问题,让投资的理解更加有体系的过程,实在是受益匪浅。当然我的理解也未必对,也应该有更多更好的问题,更好的解释。

https://www.lofans.com/tiyuzixun/395.html